近日,新经济观察团发现,苹果产业链上的企业伯恩光学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伯恩光学”)在1月31日再次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摩根大通、汇丰银行、中金公司为联席保荐人。而现在2021年7月30日,伯恩光学首次向港交所递表,但进入“失效”状态。

据媒体报道,知情人士透露,伯恩光学曾于11月中旬已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通常,公司通过聆讯之后一般会选择比较好的时间段招股,鉴于当时市场环境比较差,伯恩光学管理层决定延迟上市时间,等待更好窗口。

不过,从伯恩光学的财报和市场信息来看,其上市之路并不平坦:业务上看,收入依赖大客户,仅手机屏幕业务就贡献7成营收。经营上,风险事件频发,多次违法违规被罚,还造成两次人员伤亡,失信被执行仅2000万元。

伯恩光学成立于1986年,由创始人杨建文及其妻子林惠英创办,为港资私人企业。官网显示,伯恩主要生产矿石玻璃面板、触摸屏幕、摄像头光学玻璃、手机金属外壳、玻璃背板、高档蓝宝石手表面板、陶瓷配件等产品,客户包括国内外众多高端手机智能产品企业和知名手表企业。

招股书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2020年,按出货价值计,其是全球最大的智能设备外观结构及模块方案提供商,占有17.6%的市场份额。

这个数据低于同为“果链”企业的竞争对手蓝思科技。2019年至2021年,蓝思科技收入为303亿元、369.39亿元、452.86亿元,累计超过1125亿元;净利润24.7亿元、49亿元和20.88亿元,累计94.58亿元。净利润率分别为8.15%、13.27%和4.61%

可以看出,跟伯恩光学一样,蓝思科技的净利润率也不高。我们分析招股书,发现净利润低的原因: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2021年年度,以及截止2021年9月30日止六个月,伯恩光学前五大客户于的采购额分别占总收益的83.9%、83.8%、82.7%及82.8%,而两大客户的采购额分别占总收益的60.0%、63.7%、70.3%及74.5%。同期最大客户的采购额分别占总收益的40.0%、42.8%、56.0%及59.5%,超过半壁江山。

而面对大客户,伯恩这类上游企业的议价能力往往不高,为了获取订单不得不压价牺牲利润。稍有不慎,甚至会被踢出产业链,业绩受挫。

在风险提示环节,伯恩光学承认,其大部分收益来自有限数目的主要客户,但公司一般并未

获得客户将采购的实际数量的长期承诺。重续合约须获得双方同意及批准,但不保证客户将继续按现有水平或对伯恩有利的条款采购产品,甚至根本不会采购伯恩的产品。

因此,与大客户的关系一旦受影响,伯恩的销量或会大幅下跌,对业务、经营业绩、财务状况及前景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而在2021年,同样属于苹果供应链企业的欧菲光被踢出产业链,随后公司业绩骤降、股价大幅下跌。而蓝思科技股价也是跌得不休,3月15日发稿前仅为11.54元,与52周最高价30.85相比下跌超60%。经过此事洗礼的资本市场和投资人,将对伯恩光学这类苹果产业链企业,已经非常理性。

招股书显示,伯恩光学的收入来源于三部分:智能手机盖板解决方案、可穿戴设备盖板解决方案以及平板电脑盖板解决方案。

其中,智能手机盖板,也就是手机屏幕是绝对的营收大头。2019年-2020年,该业务贡献了71.4%、74.3%和68.6%的营收。

而同期智能手机盖板售价较低,主要靠量取胜。2019年平均售价为44.8港元,2020年为42.4港元,2021年为43.1港元。这也导致伯恩对大客户订单的依赖度更高。另一方面,一家公司依赖单一业务,往往被认为抗风险能力较低。

企查查信息显示,伯恩光学(惠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伯恩惠州”)被行政处罚4次,两次涉及安全隐患、一次发生安全事故致一人死亡、一次违反环境保护制度规定。

其中,2018年8月1日,伯恩惠州发生一起亡人的一般生产安全事故,造成一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为105万元。

据悉,事故发生原因为伯恩惠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不落实,主要负责人孙燕军存在迟报事故的行为。惠阳区应急管理局根据批复要求,对伯恩惠州及孙燕军进行立案调查。经查,伯恩惠州公司及孙燕军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等法律、法规。对伯恩惠州行政处罚20万元,对孙燕军处罚43200元。

无独有偶。据惠阳区应急管理局发布的《关于惠阳区2020年第一批安全生产违法行为典型案件的通报》,伯恩惠州触电亡人事故被列为安全生产事故典型案件。

具体来说,2019年9月19日,伯恩惠州6号污水处理站,发生一起触电身亡的事故,事故造成一人死亡。经调查,伯恩公司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不落实,未按规定开展安全检查和事故隐患排查治理工作,未及时发现并消除6号污水处理站未安装漏电保护装置及潜水泵漏电等生产安全事故隐患,对本起事故承担主要责任。孙燕军对本起事故承担管理责任。对该公司及其负责人分别作出“罚款25万元”和“罚款2.16万元”的行政处罚。

有意思的是,根据大湾区重点领域信息公开2019年底转发的惠阳区应急管理局曾发布的《伯恩光学(惠州)有限公司“9.19”触电亡人事故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2019年9月19日上午9时41分许,位于伯恩惠州6号污水处理站发生一起人员触电事故,事故造成一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137.787万元。

《报告》彼时提到,经调查认定,伯恩惠州 “9•19”触电亡人事故是一起一般生产安全责任事故。事故的直接原因是死者李发龙自身安全意识淡薄,未按规定采取安全防护措施、佩戴使用劳动防护用品进入污水处理池查看渗水情况,因水泵线圈绝缘破损漏电引起触电,后经抢救无效死亡,是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而伯恩公司及相关负责人是间接责任。

此后,惠阳区应急管理局在伯恩四大生产基地开展为期一年的安全生产综合体检服务项目。先后在三和基地、永湖基地、淡水基地、秋长基地进行了体检服务,共计服务时长10天、排查场所30处,发现安全隐患168项(其中一般隐患165项、重大隐患3项),已落实整改156项,正在整改12项。

此外,伯恩惠州还多次成为失信被执行人。最近的3月2日,被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涉及金额274万元。伯恩惠州累计被执行28次,涉及总金额高达1970.48 万元,三次出现在2020年到2021年。

此外,伯恩惠州还涉及189个司法案件,案由包括59个买卖合同纠纷、45个劳动争议等等。

与伯恩的市场地位和体量相比,理应以身作则、遵纪守法,众多的经营风险不仅影响公司声誉,对业务开展乃至上市也会有一定不利影响。对于伯恩的上市进程和未来的经营状况,我们将持续关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